天下之道論到極致,百姓家里的柴米油鹽;人生冷暖論到極致,男人女人的一個情字。

飲食與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談戀愛與談經濟,從來也都是由人來決定的。每個人從呼吸第一口空氣到開始獨立思考,在這期間,都活在原生力場中。換句話說,在任何個體自我意識覺醒之前,我們都必然生存在原生力場的作用力之下,它來自臍帶子宮、原生家庭、學校、工作單位、社會國家、世界文化等。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原生力場,這是我們自我定位的本源,即原生力場決定原生立場,人欲本質的共性。世界觀,即對天道規律的認知;價值觀,即對價值排序的選擇;人生觀,即選擇之后的執行與實踐。對應了人生的三個階段:聰明人,明白人,靠譜的人。聰明,即耳聰目明。也就是說,不瞎不聾的人,都是聰明人,也就是人群中的絕對大多數;明白人,是聽得出弦外之音,看得見現象背后的本質的人。一般來講,做到了這兩點的人,至多也只能做個“自了漢”。靠譜,也就是人要靠到客觀的譜,譜就是客觀規律,就是實事求是的法則。

往往最難的,就是實事求是。要做到實事求是,要一次次地突破自己思維與行動的邊界與障礙,有三個力是不能少的:認知力、學習力、持續行動力。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這句話是有問題的。這句話的問題在于,只看到了“知與行”的一小部分,或者一個片段。結合我自己的學習和做事經歷。我補充了一下:學而思,思而想,想而寫,寫而做。做完一個階段之后,再學而思……如此往復,迭代進化成長。另外,思和想,是不一樣的。思,是心上有田,是還在耕耘,暫時還沒結果呢;想,是心上有相,是已經耕耘出結果了,思出來的相(結果)。因此,學而思,思而想,想而寫,寫而做——這才是完整的為學之道。學和做,知和行,本質上就是一件事,不可分開為二。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回歸人性,經濟學研究的對象就是人。每個個體都是一個經濟體,不同人的不同經濟模式是因為對世界的看法不同,但終究歸于大同。戀愛選誰?誰來選?選什么樣的?你如何認識自己?如何看待世界?這決定了你選擇如何配置自身的一切資源,配置權給誰。是你做自己的主還是讓他人替你做主?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交出的配置權?還是你從來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交出與本體不相協同的支配權?真真正正的表演了一場華麗麗的Animal Zoo online小游戲,而不是自己去探索,從而獲得實踐體驗。安全狹小的游戲空間是假的,但人的一生的努力斗爭又是真的嗎?沒有真正的體驗過人生,而是成全了他人給你的定義,畢竟你選擇了有人替你做主。可是,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只有操控你韭菜命運的鐮刀。這難道不是赤裸裸的養豬嗎?只不過在這個升維的經濟活動里,你選擇的角色是最終遭到屠宰命運而被飼養的豬。現在想想,誰才是你的主?自己還是他人?

世界的運行遵循著公平與效率。愿望終究只是愿望,規律卻是不能違背的。只要涉及到人類活動就存在著博弈。線性的認定一個概念,人只能做自己認知范圍內的事。戀愛不是什么深不可測的學問,一個人無法認識自己,又怎么可能認出并體驗完美的戀情?因為愛情,只有自然而然,才會如你所愿。

男女之間,一見鐘情,熱于激情,久于長情,是完美的愛情。那么,被什么所吸引呢?鐘情于什么呢?所謂吸引,是自己的需要被滿足。所謂鐘情,是自己的欲得到了極限大的滿足。人都是利己的。但你覺得他人可以替你主宰一切時,你臣服于這種權與利,便做出了在這種權利下最極限的利己選擇。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從來都不是倫理學,而是徹徹底底的經濟學。從古至今,個體人類的生存能力是很低的,因此,人際間的經濟活動與交易是任何社會都必不可少的。農業社會里,人際關系的交易也以人格化的隱性方式顯現。比如養兒就是為了防老,兒女就成了人格化的保險品、信貸品和養老投資品;親戚間禮尚往來,就是跨時間價值交換的代名詞。這種金融交易安排下,交易頭寸是以人情記下的,而不是以顯性金融合約的形式記錄的。血緣關系,親情關系及一切關系的載體,都是實現跨時間價值轉移的最主要方式。這種出賣自己人格而獲取直接利益的方式在當今社會也頻頻可見。

在現代股票債券基金市場活躍的年代法治制度的現代社會,如果還選擇立足于血緣的文化和社會秩序,只能說你,選擇了人格被社會被時代所淘汰。就好比在人工智能時代,你仍然可以選擇像智人一樣活著,僅僅是生物學的活著而已。儒家的孝道是一種基于血緣的跨時間,跨空間,人際利益交換安排,而三綱五常所規范的名分等級秩序,則是支持這種交易體系的文化制度保障。這種剛性體系,把投資者的權利偏重于父母兄長,而壓制子女年幼者的權利。所以說,哪來的什么倫理學,都是經濟學。認清在這項經濟活動中,你的角色定位,再行使相應的權利。在現代社會,非人格化的金融市場無處不在,如果你還選擇將家庭作為唯一的市場,只能說你還是沒有認識世界,認識自己。

選擇了人格化的金融市場,也意味著放棄了自己的人格。選擇戀愛主權后戀愛中男女雙方的經濟活動與博弈,你選擇的戀愛對象,終歸是滿足了自己的需求、自己的欲。不同的需求、不同的欲選擇了不同的人作為戀愛對象。如果你毫無認知能力與行動能力,那么你只能聽從父母加入了他們自己的欲的“都是為你好”的選擇,減輕了經濟負擔,這也是一種不算太壞的選擇。當你并不渴望愛情,渴望其他的事情,沒有遇到合適的之前,你可以選擇單身,也可以選擇和并不心儀但是當下合適的對象在一起,這都是實效博弈之后的結果。可是當你有著獨立的人格,獨立的期許,對于愛情所滿足人的需求,你找到的另一半,一定是在身、心、靈中得到了極大滿足的對象。這種相互融合的合作,難道不能說是一種更好的利益共同體嗎?認識世界,改變自己,做生命的體驗者,這難道不是莫大的幸福嗎?

人的一切社會活動都體現著經濟學規律,而在經濟中最重要的一對概念就是需求與供給。通俗的講,博弈是一種策略選擇。博弈論假定人們是理性的,只追求自己的利益極大化,可是生活的游戲規則時刻都是動態變化的,人也是非絕對理性的,所以在這種非合作博弈里,我們如何看待博弈的實效性,就要在不斷充實自己成長的同時,不斷地問自己的內心那永恒的三個問題:你有什么?你想要什么?你愿意放棄什么?


來源:環球都市網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