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金融開放

2270

文/劉哲

粵港澳大灣區的金融開放涉及金融賬戶和金融產品的深層次改革。從日本、韓國金融開放的歷史經驗教訓來看,通過粗放的方式過快推動金融領域的深度開放,有可能會對經濟帶來較大沖擊。粵港澳大灣區的金融開放更多需要漸進式改革,開放的次序和進度更多地取決于灣區先行試點的探索進度和創新引領作用。建議從灣區金融監管、個人金融賬戶、個人統一授信和聯合產品等四個方面推動粵港澳大灣區金融開放創新的破題。

香港維多利亞港日出全景

建立“灣區金融沙盒”試點,是推動灣區金融監管創新的突破口。2019年8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的《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中明確鼓勵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考慮到粵港澳地區金融監管制度的差異性,建議借鑒英國沙盒創新模式,在深圳和香港各選取一個金融產業占比較高的試點轄區,建立“灣區金融沙盒”創新試點,形成兩地金融監管部門認可的灣區金融沙盒監管制度,建立“灣區沙盒創新委員會”,負責灣區金融沙盒創新項目的篩選、驗收及相關決策事項。

前期可聚焦在金融科技領域,鼓勵相關企業測試其創新的金融產品、服務、商業模式或管理模式,在可控的范圍內進行金融科技業務的沙盒測試,激發金融創新潛力和活力,促進灣區形成合作創新的長效機制。在沙盒測試期結束后,根據測試的過程、遇到的問題、測試的效果和報告等,由“灣區沙盒創新委員會”與監管部門、牌照授予部門共同協商研究決定,是否最終通過沙盒監管的測試,以及給予企業的后續支持。

試點“灣區個人賬戶理財通”制度,探索個人金融賬戶開放可操作路徑。當前,香港賬戶購買內地人民幣理財產品還存在諸多限制,香港資金進入內地的渠道并不暢通。建議選取深圳轄內與港澳聯通便捷、有投資合作基礎的一個區縣,試點人民幣的“灣區個人賬戶理財通”業務:前期可先試行北向業務,建立港澳資金的流入機制,允許港澳的個人賬戶在試點區指定機構購買特定的理財產品;后期針對試點區常住人口,逐步探索南向業務;涉及跨境資金流動管理的問題,可參考港股通賬戶的做法,實行資金的封閉式管理。通過灣區個人賬戶理財產品的互聯互通試點,探索促進粵港澳金融市場的融合和金融產品互認的可操作路徑。

深圳灣人才公園日落景色

試點“灣區個人賬戶授信通”,提升港澳居民跨境消費的積極性。粵港澳大灣區未來需要實現四大流動:貨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和人才流動。目前最有活力的是人才流動,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來粵交流和消費,但目前這些人才資產的統一授信仍沒有突破。部分銀行已經在企業端實現了粵港澳大灣區的統一授信,但個人授信仍無法進行抵押物的共享。建議在深圳選取與香港人文環境較為契合的區域作為試點,創新“灣區個人賬戶授信通”產品,探索個人統一授信機制的可行性。前期可先針對在試點區有大額消費意愿的香港居民,允許以香港房地產進行抵押貸款,通過消費貸的方式進行規定范圍內的大額消費,激發跨境消費的潛力,并做好便捷化消費退稅等方面的金融服務。

試點“灣區聯合產品”,探索共同金融市場的可行路徑。歐盟各成員國存在法律、法規監管和金融結構的不同而帶來的復雜監管問題,以單一通行證制度為切入點,解決不同國家金融機構的市場準入問題。建議粵港澳大灣區借鑒“單一通行證”制度,通過試點“灣區聯合產品”的方式,由粵港澳大灣區合格保險金融機構,根據市場需求和相關監管規則,聯合設立金融產品,在粵港澳大灣區范圍內銷售,參與設立方共同承擔產品的管理義務,分享產品銷售收益,探索建立共同金融市場的可行路徑。

關注汽車保險

香港保險業在投資精算、保險產品種類方面與大陸保險機構的產品有著良好的互補性,但由于市場規則的差異,很多優質的保險產品無法進入大陸銷售。建議初期可選取一家香港注冊的保險公司和一家深圳注冊的保險公司,共同發行一款聯合保險產品,先從保險財險中非車險開始試點,確定1-2個與國內現有非車險產品形成差異化互補的品種,比如高科技企業產品責任保險、企業生產中斷保險等,后期可逐漸拓寬險種到意外險或車險等。初期銷售對象為深圳試點區域的注冊企業,后期可逐漸拓寬范圍。

建議選取深圳羅湖區作為灣區金融開放的先行試點。建立灣區金融開放試點,羅湖區具有四點相對優勢:第一,羅湖區是聯通香港最便捷的區域之一,具有互聯互通關鍵地理節點的區位優勢,是灣區聯合開放創新的硬條件。羅湖口岸、文錦渡口岸、蓮塘口岸形成口岸經濟帶,能夠直接聯通香港,并實現羅湖與香港、廣州、東莞、惠州等多個地區的“一小時通勤”,是一小時經濟圈的重要區域,也是實現互聯互通的關鍵地理節點。羅湖區口岸日均通關人次約為30萬,全年約有1億人次,通過羅湖往返于深圳與香港之間。


第二,金融產業占比高,與香港產業結構較為契合,有利于金融創新產品的融合對接。2018年羅湖第三產業占比高達96.3%,其中,金融業是羅湖的第一大產業,占全區GDP的比重超過三分一,尤其是區保險行業近年呈現快速聚集的趨勢。對比深圳各轄區的產業結構,利用改進克魯格曼指數來計算,從2009年至2017年,羅湖區與香港的產業相似系數一直維持在95%以上,其中2016年和2017年分別為96.32%和96.6%,遠高于深圳65.76%的平均水平。產業結構和產業需求的高度契合,是建立“灣區聯合產品”,探索共同金融市場路徑的重要支撐。

深圳、羅湖區與香港的產業相似度對比 數據來源:萬博新經濟研究院

第三,羅港資金一直保持著長期的合作關系,奠定了金融創新合作的基礎。在與港澳地區資金合作方面,羅湖地區利用外資的結構以港澳地區的投資為主,港澳資占比高于深圳全市的水平。2015年-2017年,羅湖區港澳外資金額占外資總額比重為92.4%,高于全市平均水平16.2個百分點。對比深圳金融產業占比較高的福田、南山和羅湖三個區,發現從實際利用外資金額的占比來看,三個區的港澳外資金額占比分別為97.8%、94.3%和78.6%,羅湖區最高。

羅湖、南山和深圳的港澳地區簽訂合同占比 數據來源:各地區統計年鑒、萬博新經濟研究院

第四,羅湖與香港相似的就業結構,以及商業、人文文化的高度契合,是試點個人金融賬戶開放和個人統一授信的有利條件。與產業結構相對應,羅湖區的就業結構也與香港有較高的匹配度。2017年羅湖區第三產業就業人口占比為79.54%,香港占比為88.02%,為金融同業人才的交流互動奠定了一個良好的基礎條件。羅港有著密切的人文交流環境,生活環境深度融合。羅湖區共有港式餐廳85家,約占深圳市總數的16.8%。根據深圳各區2018年末常住人口數量測算出每千萬人擁有港式餐廳數量,南山5.02家排名第三,福田為7.53家位列第二,羅湖區以8.17家位列全市第一。

香港、深圳、羅湖區三產就業結構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深圳統計年鑒、羅湖統計年鑒、萬博新經濟研究院

粵港澳大灣區形成以創新為主要支撐的經濟體系和發展模式,實現國際一流灣區的發展目標,離不開金融開放和金融創新發展。深圳作為著力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主動對接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部署,通過“灣區金融沙盒”“灣區個人賬戶理財通”“灣區個人賬戶授信通”“灣區聯合產品”四大試點措施破題粵港澳大灣區的開放創新發展,有利于推動改革開放的深化,更好地發揮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

附錄:香港與羅湖、香港與深圳產業相似度指數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