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白筆法出新韻 隸書之靈入妙境

6604

文/鄭欣淼

劉志杰先生是故宮博物院的書法家,他最近結集出版自己以故宮楹聯為主要內容、結合飛白顫筆筆法的書法作品《故宮楹聯匾額顫筆書法選集》,可喜可賀!

劉先生自幼受家教熏陶,喜歡書法,臨池數十載,后到故宮博物院工作,眼界又為之一開,而與書友的切磋交流,更使他受益匪淺。

三十年前,他離開了工作崗位,卻繼續著書法藝術之路的跋涉。這是一個寂寞漫長而又充滿樂趣的過程。與一批書法名家的交往,參加多種展覽、筆會、研討會,使他的書法知識和書寫功底進步很快。他不僅孜孜矻矻,數十年如一日,而且在耄耋之年更思考并探索著書法的創新,這是難能可貴的。

此心時欲歸于是
進步方超最上乘
今存原地原物。說理聯。“歸于是”,就是要歸于事物的本源,時時能抓住事物之本源,方可逐漸進步,進而達到最佳狀態。此聯用語雖平淡,說理卻異常深刻,在稍顯枯燥的說理聯中,無疑是難得的佳品。

劉先生專攻隸書,法承古隸漢張遷碑和清金農漆書等,其書布局穩重,結字嚴整,筆法端莊而不失靈動,書法自成一體,但先生不囿于此,在多年浸潤之下仍有創新之舉。

飛白筆法相傳為漢代蔡邕首創,但自古只見評論而不見實體,而碑刻又很難表現其飛白筆意。顫筆,又稱戰筆,古法多用于筆法點綴騰挪,清近則有李瑞清、胡小石顫筆產生,其筆法用鋒顫抖,筆畫中以曲點相連。劉先生之飛白顫筆,飛白“牽絲”連綿,顫行則貫以筆力,提按頓挫,自然流暢,達到飛白與顫筆結合的巧妙境界。飛白顫筆節奏感強、韻味濃,給人以美的享受,實為隸書筆法的大膽創新。

積學儲寶
積學儲寶:努力學習,像儲存珍寶一樣地將知識累積,始能日有所進。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神思》:“積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研閱以窮照,馴致以繹辭。”
今存原地原物。
境靜心清
心清:心地恬靜而純正。 今存原地原物。引首鈐“平 安室”印,壓角章鈐“慈禧皇太后之寶”“海涵春育”印。

草書之靈動與隸書之整肅風格迥異,但劉先生融會貫通,借用行草之筆法布局謀篇,則令人耳目一新。如此聯集中“素心悅澹泊”“勝托惟靜虛”,上聯“澹”、下聯“靜”線條左粗右細,采用草書左欹右傾的筆意;“素”“澹”還使用了行書的筆法求其活;下聯“勝托惟靜虛”的“惟”字則借用了篆書的筆法取其古,這些筆法筆意的運用就使得整聯構圖不拘一格,活潑生動。

劉先生在粗細筆的運用上也頗有特色。細筆在隸書中使用不太多見,特別在一字中運用懸殊的粗細筆法更是極為少見。劉先生在聯集的多幅作品中,結字大膽。運用了此類筆法,不但沒有削弱隸書渾厚雄勁的風韻,反而增加了用筆的生動性和墨色的枯潤變化。例如上聯“悅”“澹”、下聯“惟”“靜”四字運用極為懸殊的粗細筆,從整體考量上下左右筆法達到虛實互補效果,且均勻緊密地成為一個整體。粗細筆的運用,突出了飛白顫筆的特點。

經書趣有永
翰墨樂無窮
趣:樂趣,興趣。永:長。
翰墨:筆墨。此處借指詩文書畫之類。
據《日下舊聞考》卷十八。語出乾隆二十五年(1760 年)
御制《賦得漱芳潤》詩:“窈窕云廊轉,邃清蕓閣通。經書趣有永,翰墨樂無窮。潤發心源濬,芳含意蕊融。集虛原踐實,釋躁匪談空。”

 

鮐背猶勤勉, 昕宵揮翰忙。 綆修承古意, 顫筆覓發揚。

書法皆有法度,但法度不是僵化的框框和不變的教條。書法的生命力在于既堅持法度又能有所變化、有所創造,這就是傳承。劉先生對隸書飛白顫筆筆法為主的思考與實踐,是對法度的一種探索、一種傳承。其隸書筆意風格雖值得進一步探討,但其創新精神,對隸書的發展無疑是有意義的。

今年是劉志杰先生的九秩大壽,已到了古人所謂的鮐背之年,但他仍在書法藝術道路上砥礪前行。對這位故宮前輩,我們充滿敬意!這部作品集凝結了劉先生幾十年的探索與耕耘,愿先生繼續探索,人筆俱健,走向妙境!

奉三無私
語出《禮記·孔子閑居第二十九》:“子夏:‘三王之德,參于天地,敢問何如斯可謂參于天地矣?’孔子:‘奉三無私以勞天下。’子夏:‘敢問何謂三無私?’孔子:‘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奉斯三者以勞天下,此之謂三無私。’”此言為君王者應有寬闊的胸懷,以天下蒼生為己任,以江山社稷為重,像天地日月那樣大公無私地“普照”萬物,絕不能圖一己之私利。圓明園有奉三無私殿。
今存原地原物。
自強不息
今存原地原物。匾額中上方 鈐朱文“光緒御筆之寶”印。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