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特效藥”離我們還有多遠?

5371

文/陳嘉寧(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2020年的春天來得并不輕松,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打亂了人們正常的生活節奏。慌亂中,人們在期待特效藥和疫苗的問世。

而根據中國臨床試驗注冊中心的數據,截至2月15日,全國范圍內,共有117個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藥物和治療方法的研究項目處于申報狀態。其中,僅2月14日一天,申請進入臨床實驗的“新型冠狀病毒”用藥研究項目就有17個。

部分在研的“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的匯總:

在疫苗方面,國內外也有二十余個機構和團隊,在與時間賽跑。

新藥研發的基本步驟有哪些?

見證了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從一片荒地到迅速完工交付的“中國速度”,或許有人會在心中默念:新藥研發“快一點,再快一點”,最好能夠像火神山、雷神山一樣,十余天時間創造奇跡。

然而,只有當你了解了新藥研發的過程,才能夠理解科研機構的不易。

因為事關大量用藥患者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任何藥物在正式上市前都要經過一系列科學而謹慎的評估過程,在保證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前提下,才有資格獲批進入臨床一線。

整個新藥的研發和評估過程,通常包括以下六個步驟:

1、新藥發現。該步驟主要是確定藥物攻擊方向(專業術語:尋找靶點),攻擊目標可能是病原體在復制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種酶,或者是特有的一段DNA片段,一旦靶點被藥物所破壞,病原體即有望被抑制和清除。

根據靶點特點,生化學家會篩選出一系列活性好、有效果、安全性高的候選化合物進入下一步實驗環節。

2、臨床前研究。該步驟主要是在人體實驗前,通過體外細胞實驗,或者動物實驗來對第一步篩選出來的候選化合物,進行藥理測試。為了更好的在實驗成本與接近人體環境之間平衡,實驗動物也會不斷升級,一開始可能用小白鼠實驗,然后可能擴展到犬類,以及和人類更相近的靈長類動物。

通過動物實驗,候選化合物的藥代動力學反應、藥理和毒理得到全面的評估,其中,一些有潛力的候選藥物才有機會進入下一輪人體實驗。

根據前面的信息,中國疾控中心和香港大學醫學院各自研發的新冠疫苗產品就處在“動物實驗”這個階段。李蘭娟院士團隊提出的特效藥“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也于2月4日完成了這個階段的實驗(通過體外細胞實驗,證明能有效抑制冠狀病毒),估計后面將開啟人體實驗。

3、臨床I期實驗(安全性測試)。人體實驗的第一個階段,該階段重點是測試藥物對人體的安全性。被試對象一般為20到100名健康的志愿者。通過觀察這些志愿者對于不同劑量藥物的耐受程度和藥代動力學反應,為將來制定給藥方案和安全劑量提供依據。

由于I期實驗中的藥物屬于首次應用于人體,而且給藥的安全劑量、過敏反應也尚待研究,實驗是存在一定的危險性的。因此,此類實驗一般安排在有臨床實驗資質的三甲醫院,且受到倫理委員會的監督。試驗中心對于被試對象全程監控、及時救治,還會給予試藥人一筆不菲的經濟報酬。

只有通過臨床I期實驗,驗證了藥物的安全性,才有機會進入下一期的實驗。根據前面的數據,美國正在研制的兩款疫苗宣稱在三個月內能進入一期。

4、臨床II期實驗(有效性測試)。該階段實驗重點是證明藥物對疾病治療的有效性。被試對象一般為100到500名病人志愿者。采用隨機盲測的方法,即病人志愿者被隨機分配到實驗組和對照組,分別給藥和安慰劑,實驗期滿后,若能觀測到實驗組的治愈率顯著高于對照組,則認為藥物通過臨床II期有效性測試。

5、臨床III期實驗(大規模測試)。該階段在二期臨床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實驗的規模,以確認新藥的療效和安全性。另外,還需要為上市后大批量生產、質量監控和成本管理等商業化運作做好準備。三期實驗參與測試的病人志愿者最高達到數千人。采取更加嚴格的雙盲測,除了少數實驗人員,無論是參與實驗的醫生,還是患者本人,都不知道服用的是新藥還是安慰劑,將心理作用的影響降到最小。只有到揭盲那一天,結果才能水落石出。

一旦通過III期臨床實驗,獲得了較全面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數據,經過藥監部門批準后,新藥即可正式上市銷售了。目前,吉利德公司研發的“瑞德西韋”正在武漢進行臨床III期實驗,這也是近期最有可能上市的特效藥。

6、臨床IV期研究 (上市后監測)。上市后,面對著更廣泛的患者群體和復雜的用藥環境,以及病原體可能出現變異耐藥等情況,還需要對藥物的療效和安全性進行密切監測和研究。一旦發現先前實驗中未發現的不良反應,或者耐藥現象,則可能導致用藥的調整,甚至下架召回。

以上是新藥研發的標準流程,也是一個費時耗力的系統工程。相比,火神山、雷神山這樣的基建項目,藥物研發機構面臨的情況更加復雜,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結果的不確定性。火神山/雷神山項目,只要規劃合理,資源調配得當,經過建設者們夜以繼日的努力,“順利交付”的結果基本上是可以確定的。相比之下,新藥研發結果的不確定性非常高,以上六個階段的實驗流程,只要中途有一步測驗沒有通過(如新藥的安全性或者有效性不達標),就意味著前功盡棄、推倒重來的風險。

道德約束。基建工程借助的是機器高強度的使用,用壞了大不了換一個。而新藥研發的被試對象是患者,而且結果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因此存在一定的道德約束。一方面,所有的新藥實驗都需要經過醫院倫理委員會的審核、批準和監督;另一方面,試藥患者的招募也必須遵循知情、自愿、允許隨時退出的原則。從尊重生命的角度,道德約束是必要的,但是額外的倫理審批流程、試藥患者溝通招募流程,也難免影響藥物研發的效率。

時間約束。基建的工期是可以通過加班來壓縮的,這個假期,數千萬的網友通過網絡直播當了一回“云監工”,見證了火神山、雷神山工地24小時晝夜不停、加班加點創造的奇跡。但新藥研發是無法復制這種奇跡的,很多藥物的藥效和不良反應都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反映出來,這些時間在新藥研發過程中是無法壓縮的。

居民家中常備的非處方藥

如何從現有藥物中尋找突破?

從以上介紹的新藥研發流程,和受到的各種約束,可以體會到研發機構的不容易。與之矛盾的是,本次疫情拖不起,給特效藥研發留的時間并不多。當然,人們也不是束手無策,通過分析和比較本次申報的在研新藥項目,可以發現兩個明顯的特點:

從現有藥物中尋找突破。在當前環境下,如果從頭開發一款新藥,時間上很難來得及。可以觀察到,當前申報的所有項目都是挖掘現有的藥物和治療方法在抗擊新冠病毒方面的效果。如此,至少可以節省前期實驗的時間,直接進入臨床二期或三期實驗,迅速投入市場。

如被寄予厚望的瑞德西韋,之前是用來防治埃博拉病毒的,已經在國外完成了一期和二期實驗,并且在美國有一例成功治愈“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案例,所以這次一上來就是三期實驗。2月5日,中日友好醫院披露,在武漢開展瑞德西韋的臨床實驗,首批入組患者達到761人。

多點開花,全面覆蓋。從項目數據中可以發現,參與新藥的研究機構來自社會各個角落,既有鐘南山院士、李蘭娟院士領導的頂級科研團隊,又有國際上在抗病毒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吉利德公司,還有私營的藥物研發機構,以及正在抗擊疫情一線的醫療機構。雖然考慮到研發結果的不確定性,沒有哪個機構能夠保證一定取得成功,但多點開花、全面覆蓋,進一步提升成功的概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疫苗研發已取得初步成果

在疫苗研發方面,可能會復雜一點,主要是因為,疫苗免疫是具有特異性的——現有疫苗只能針對相應的特定病原體,對于新冠這種新病毒,需要根據流程重新開發疫苗。

早在1月28日,李蘭娟院士所在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宣布,已成功分離出“新型冠狀病毒”毒株,邁出了疫苗制備重要的一步。

根據前面的數據,目前披露出來的我國疫苗項目已處于動物實驗階段。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有望18個月內準備就緒。相信在以中國為首的各國科研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會取得更高的效率。

讓我們敬候佳音!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