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仲偉同、遲美麗、劉丹

桓仁是中國野山參之鄉,其野山參發展歷史悠久,是清朝的奠基者努爾哈赤的故鄉,在清朝發展種植野山參,滿語中,野山參被稱為“奧而厚達”,即“百草之王”之意。目前桓仁野山參種植面積達五十多萬畝,產量占全國野山參總產量的60%以上。

人參產業的規范化管理起始于2006年。當年,吉林省政府多次召開人參產業會,并行文[2006]10號文件——《關于統一人參商品分類的通知》。把人參分為三大類:野山參、移山參、園參。要求所有加工、銷售、制定標準一律按照三大類去進行。

依據GB/T18765—2015《野山參鑒定及分等質量》,國家標準規范的野山參定義有兩個:第一,野生人參為“自然傳播,生長于深山密林下的原生態人參”。這種野山參國家如果列入瀕危保護,任何人皆不得采挖;第二,野山參是“人工播種,自然生長于深山密林下的人參”。其中最重要的是“自然生長”,所謂“自然生長”即不存在人工管理,如透光、除草、掐頭、打藥等,這些人為舉措會改變野山參的自然生長,即使它不是移栽,也完全沒有野山參的特征,不能稱其為野山參。

而鑒別野山參要看五形,如果擁有體笨、肥大、蘆碗大、蘆碗稀疏、不緊密的特征,鏟草、透光、掐頭就是造成這些情況的罪魁禍首。

有一首鑒定詩敘述得極為生動:蘆碗緊密相互生,圓膀圓蘆棗核艼,緊皮細紋靈活體,須似皮條疏而清,珍珠點點綴須下。擁有以上特征的才能被稱為野山參。

2003年,仲偉同提出將林下籽參納入野山參范疇,得到中國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的高度重視,國標委行文《國標委農輕函(2003)88號》文件,關于批準GB/T18765—2002《野山參分等質量》第一號修改單的函得到批復實施。

但現在,社會上有人造出一個新名詞叫“林下參”。“林下參”應該是一個概念,同人們平日里稱呼人參一樣。人參包括三大類:野山參、移山參、園參。野山參、移山參是自然生長,而園參不在林下。“林下參”不是野山參,它沒有標準,更沒有依據,所以“林下參”和野山參并不是一個概念。有人還想把野山參修改為山參,在15年前國家農業部、國家林業部、國家藥監局、國家質檢總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共同確定稱其為野山參。到今天再拿出來討論此問題有點多余,因為這個標準已經得到了全人參業界的高度認可和贊譽。而另一個名詞“林下山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作為中藥材中的一種中藥名稱。它描述得不夠完全、詳細,含義上即為野山參。在這個問題上,希望國家標準能夠統一,《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作為國家標準是一個強制性標準,對于同一種藥材在兩個國家標準上名稱不一樣會給企業和消費者帶來誤導并造成混亂,對人參產業發展是一種障礙,對產品開發極為不利,需要有關部門盡快協調解決。

準確的國家標準和文件的出臺對于人參產業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會給人參產業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和社會效益。受益最大的就是桓仁地區。

桓仁的野山參就因一個“野”字,讓桓仁地區的人參產業受益,今天,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去保護發展和利用,為人參產業的發展創造更良好的環境呢?希望桓仁的野山參能夠搭上“一帶一路”的列車,成為“一帶一路一支參”,讓野山參走向世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