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奴隸的母親》——黃梅譜新曲 歷久吐芬芳

7584

編者按: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也是我們在世界文化中站穩腳跟的堅實根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離不開中華文化的發展繁榮。為落實民族文化復興精神,推動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保護和創新,《中國周刊》以獨家視野,推出非遺系列報道,傳播中華文化瑰寶、講述非遺傳統技藝、美術、戲曲等背后的中國故事。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帶笑顏”“小子本姓金呀子依子呀,小毛是我名依嗬呀,天天要看筍嗬啥,小毛呀,吃雞蛋炒米喲,好嘞老婆,我來著喲”……這一聲聲帶著濃郁安慶口音《天仙配》《打豬草》的黃梅戲唱腔吸引了無數的觀眾,成為安慶人心中永遠的記憶和城市的標志性名片。

安慶素有“黃梅戲之鄉”的美譽,是國粹京劇的起源地和京劇鼻祖程長庚的故鄉,還是人杰地靈、名人輩出的藝術圣地。黃梅戲作為安慶市地方戲曲劇種,在當地有深厚的群眾基礎,深受老百姓的喜愛,大人小孩都能哼唱幾曲,也是茶余飯后人們喜聞樂見的談資。

黃梅戲起源于民間的采茶調,經過嚴鳳英、王少舫等前輩們不懈努力,使其發展為五大戲曲劇種之一,并登上了藝術的殿堂。在新時代的今天,如何創新改良黃梅戲劇種和曲調,創作出一批符合新時代觀眾喜歡的新式黃梅戲,還需黃梅戲藝人努力。

黃梅戲曲記錄歷史

取自柔石先生同名小說改編的黃梅戲《為奴隸的母親》于2002 年震撼上演,深得觀眾好評。2004 年 10月,該劇榮獲安徽省第七屆藝術節一等獎,并成為了黃梅戲經典創新劇目。

據了解,此部黃梅戲由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國家一級編劇濮本信先生編劇,胡明克導演,鄭玉蘭女士飾演主角“春寶娘”。

《為奴隸的母親》是有歷史故事記載的,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演員,以黃梅戲劇種形式重新演繹了這個故事。這故事反映舊中國一婦女被“典賣”的悲慘命運以及在那個黑暗的年代帶給婦女身心的摧殘,展現了主人公春寶娘內心的無比苦澀和絕望。結尾時,情節卻進行了巧妙的處理,主人公春寶娘看到了眼前的家,有了重新活下去的希望。這與柔石的原著中春寶母子的悲劇結尾有所不同,經過戲劇化的改良,增加了故事的可讀性和戲劇的可看性,讓結尾既有原著的主人公命運的悲涼,又不失戲曲劇本巧妙構思的反轉和適當的夸張,向世人展示了母愛的偉大。從而揭示主題——沒有希望的人生是沒有盼頭的。

著名導演胡明克認為,這部劇既有傳統風格,又有特色。努力尋找一種創新式回歸樣式,只有用心創造作品,感染大眾、引起共鳴才能彰顯出其高貴的品質。這部劇背后還蘊含了創作者和演員的執著和付出,同時反映了中華民族文化的高雅和含蓄。

黃梅戲傳承中創新

鄭玉蘭在黃梅戲《為奴隸的母親》的劇中飾演了一位糾結于兩任丈夫的婦人,既有母性的善良和樸素,也有徘徊于兩個男人之間的感情糾葛所帶來的揪心掙扎,還有封建思想壓迫下的痛苦和無助,將內心無比絕望和悲情演繹得絲絲入扣,讓人不禁潸然淚下,為劇中人物的命運感動不已。

鄭玉蘭為了飾演好春寶娘這個角色,可謂下足了功夫,將這位凄美悲情的婦人演繹的惟妙惟肖、活靈活現,深深感染了臺下的觀眾。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鄭玉蘭全身心地投入到這部戲曲中,不厭其煩地揣摩角色,經過千百遍反復練習,從而掌握好每句臺詞,每一個動作,使“春寶娘”這個角色栩栩如生,深入人心。

胡明克導演表示,《為奴隸的母親》劇組用了十二年打造了這部精品黃梅戲劇,該劇雖然傷感和哀怨,但同時還蘊含著人生的愛心和希望。他為了導好這部戲劇曾五至安慶,并提出修改建議,把故事的發生地從浙東移到安慶天柱山下。

黃梅韻味需譜新曲

編劇濮本信先生介紹,他們對劇本進行了局部修改,重新排練,使這臺戲以全新的面貌呈現在觀眾面前。雖然全劇只有七個演員(六個大人和一個小孩),但個個出色,所演繹的角色精彩紛呈,體現了“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不懈努力和高超的演繹技術。

黃梅戲作為地方戲劇代表劇種之一,在新形勢下,面臨著如何改良創新。現階段各大演出劇團的工資較低,導致優秀的演職人員流失、藝術劇團如何持續生存的問題。如何將《打豬草》《天仙配》這樣的傳統戲劇、老式唱腔等優秀傳統文化傳承下去,還需要世人去關注。


來源:中國周刊網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