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民間“鴿文化”

6579

文、圖/施雨樺

70周年國慶大典上,7萬羽信鴿在天安門廣場上空盤旋飛翔,在藍天下炫酷如詩如畫的美麗身姿,將中華盛世和平、繁榮、喜慶的氛圍推向了高潮。這么多鴿子從哪里來?飛到哪里去了?場外的觀眾非常好奇。為此,記者采訪了來北京觀看國慶大典的國家信鴿一級裁判員桂長淮,他說,這些鴿子都是北京及周邊地區信鴿協會會員提供的,在廣場盤旋時能辨明方向,完成使命后就各自飛回自己的家。

我國民間養鴿由來已久,文獻記載春秋戰國時期就有喂養鴿子而食肉與觀賞的習俗,“飛鴿傳書”更是古代通訊手段之一,宋朝時西夏人還將鴿子用于軍事活動。在悠久的養鴿歷史中,中華民族逐漸形成了獨特而迷人的“鴿文化”,寫鴿的詩文不計其數,明代的《鴿經》曾風靡一時,至清代養鴿在北京成為頗受歡迎的“玩好”。在北京工作的80后青年朱圣超說,幾年前她住在東城區花園前巷8號附近,那里的老胡同上空總有兩三群鴿子在飛翔。每每聽到悠揚的鴿哨響起,抬起頭,就能見到藍天白云下閃閃盤飛的鴿子,一圈兒一圈兒、忽高忽低、自由自在地展翅飛翔。遺憾的是,當我們試圖尋訪北京民間養鴿人,卻被告知他們中很多人因為住上了高樓,不再養鴿了!即便心心念念放不下,仍在養鴿的,也大都從原來養觀賞鴿而改養參賽信鴿了,不愿接受采訪。無奈,我們只能將目光從北京轉到安徽和江蘇,聽那里的鴿友講述他們的“人鴿情”。

家傳的“鴿伴人生”

今年六十多歲的桂長淮自幼生活在安徽淮南,作為信鴿一級裁判員,他在中國信鴿信息網建有“長淮鴿舍”,通過自己的“鴿伴人生”經歷,傳播“鴿文化”。
桂長淮家最初養的是觀賞鴿。從他記事起,父親就在住宅外墻上裝置一層層木制的格子籠,作為鴿巢。那時養的鴿子有紅絳鴿(俗稱大紅袍)、大白鴿,開花大鼻子、大黑鷹等,都非常漂亮可愛!父親曾讓他看一對腿上戴著“上海”字樣足環的鴿子,桃砂眼、淺雨點,很美!父親說:這是信鴿,能從幾百里路外飛回家。除了觀賞,他還喜歡拿系了小紅旗的竹竿驅趕鴿子飛行,鴿子身上的鴿哨呼呼作響,在空中久久回蕩,來往行人都不由仰頭張望,讓小小的他無比自豪。上世紀70年代,桂長淮作為知識青年插隊到農村,家里的鴿棚不幸被黃鼠狼“光顧”,一棚鴿子死的死、逃的逃。他春節回家看到幸免于難的鴿子白天下地覓食,夜間全都蹲在樓沿下的下水管道上,任他百般召喚都不肯回鴿棚——鴿子已經離他而去了。

再次養鴿是在桂長淮回城成家立業后。一個初夏的清晨,他父親像往常一樣打掃庭院,突然一只鴿子落在父親腳下,由于天下著大霧,鴿子羽毛潮濕,已經無力起飛。父親喊桂長淮來看,是一羽深雨點黃眼雄鴿,很不錯!父親說:看來鴿子和我們有緣,我們還是養鴿子吧!桂長淮聽了很興奮,父子倆自此重啟與鴿相伴的生活。桂長淮童年伙伴中有仍在養鴿的,因此也聚到了一起,敘舊話新,才知道鴿友們現在都參加信鴿比賽了!桂長淮不甘落后,買來陳文廣老師編著的《養鴿指南》,認真學習揣摩,開始引進賽鴿種子進行培育訓練,其間有過失敗的教訓,但功夫不負有心人,很快他就成為賽鴿獲獎“專業戶”。1992年,他的一羽信鴿在淮南市1500公里聯翔放飛中獲第9名;1994年2000公里放飛,他的“水晶公主”歷時22天飛行,獲第22名。“水晶公主”長得特別漂亮,照片登上了1996年第3期《翱翔》雜志。1995年,桂長淮的2羽鴿子在2000公里放飛中實現超遠程鴿“雙歸”佳績,被鴿友們傳為佳話。

遠程參賽鴿品種大多是國內傳統信鴿,長相好,耐力強,桂長淮尤其鐘情。淮南市成立信鴿協會后,桂長淮被推薦為秘書長,在他帶動下,當地信鴿在超遠程比賽中頻頻獲獎:兩次獲得省聯翔團體冠軍,特別是在多省組織的超遠程2550公里比賽中奪冠,威震大江南北!

在桂長淮看來,他熱衷傳播“鴿文化”,是因為養鴿能使家庭充滿愛和溫馨,能給他的工作帶來激情和活力。鴿子安詳溫順,是大自然的精靈,與它們相伴,是祖先傳給我們的通向幸福的生活之道。

小鎮“鴿司令”

小鎮上的“信鴿協會”

江蘇水鄉古鎮上黃,老輩人說,這里自古就有一道獨特而美麗的風景:藍天上盤旋飛翔的鴿子,在明鏡般的水面上投下流動的光影,如夢似幻,讓人看得發呆。抬頭舉目,追尋著清脆悅耳的鴿鈴,又能享受一段聆聽“空中樂隊”演奏的美妙時光。

“以前,老上黃人養鴿和養雞差不多,不同的是鴿子會飛,還漂亮有趣。”已經退休的上黃鎮信鴿協會會長殷阿平說。據他介紹,上黃鎮村村有人養鴿,農民“鴿司令”之多,為江南水鄉之最。

上黃鎮資歷最老的“鴿司令”叫黃銳相,年近耄耋仍然身板硬朗,他的鴿舍飼養著一百多羽信鴿,全是他的寶貝。養鴿很辛苦,夏季雷雨暴風,需要登上房頂給鴿棚加防護設施;數九隆冬,需要反復為鴿棚掃除霜雪;還常常要陪著愛鴿走南闖北參加比賽。這些體力活鍛煉了黃老的體魄,他看上去比同齡人更健康。朝夕相處,信鴿們只要聽到他的腳步聲,就像士兵聽到集結號一樣,不約而同地聚在鴿舍門口迎候他,這讓他非常快樂!2010年11月,本地記者以他養鴿為題寫的文章發表在《快樂老人報》頭版“人物檔案”里,引得外地的鴿友爭相登門取經。

“鴿司令”胡貴賓養鴿生涯中有過曲折,因工作原因不得已扔下鴿子數年。49歲時,他抵不住對鴿子的思念,在自己的廠區建造了一棟城堡形鴿舍,重操舊業。“人生曾經喜歡過的事兒,過段時間還會‘走’回來。我喜歡鴿子,遲早還是要回到‘鴿道’上。事實證明,養鴿能豐富生活,調節心情,有益身心健康。”胡貴賓總結道。

66歲的“鴿司令”施文耀,14歲就開始養鴿。上世紀八十年代他就帶著信鴿參與遠程比賽。那時上黃鎮信鴿協會還未成立,比賽環境得不到保障,路上會遇到很多危險。在沙漠地帶,信鴿要克服缺水、猛禽攻擊、被別家鴿子帶走等困難,放出去飛不回來是常事。

“1990年代上黃鎮成立了信鴿協會,工作上得到了上級協會指導,與周邊協會加強溝通交流,走上了專業化軌道。協會承擔著為地方節慶活動提供放飛彩鴿、提供信鴿預震情報、選送服役軍鴿等職能。本來都只是地道的農民鴿友,現在走出去都是養鴿專家。”

由于成立了信鴿協會,上黃鎮的“鴿文化”活動空前活躍,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在一場農村賽鴿拍賣會上,信鴿“雨點”以1400元成為全場最高拍賣品,另一只年輕信鴿以500元拍賣成交。每到鴿市大集,四面八方來上黃交易的鴿友熙熙攘攘,構成了水鄉小鎮特有的傳統民俗風景線。

“鴿是和平禽,哨是和平意。我愿鴿與哨,深入世人心。”這是著名學者王世襄生前送給荷蘭費力蘇王子的一首小詩,道出了鴿子的可愛和可聽。民間長盛不衰的“鴿文化”,讓我們深深體會到中華民族向往和平、親近鳥類、富有情趣、追求美好生活的優良傳統,相信未來將有更多的人享受到鴿子帶來的愛和美。


來源:中國周刊網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