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立在紅河大峽谷上的百年彝族土司衙門

8640

文、攝影/王洪偉

在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縣的坡頭鄉所轄的神秘莫測的紅河大峽谷的峭崖頂上,屹立著一座現在中國保存最完整的彝族土司衙門。現在,它不但是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還成為研究彝族土司制度不可多得的重要歷史資料,人們可從中解讀出更加豐富的文化內蘊

納樓司署大樓全景,門前這塊場地是過去的練兵場

汽車駛出官廳鎮后,便沿著一條彎曲的盤山公路向坡頭鄉疾駛而去。當進入坡頭鄉境內時,只見天空湛藍,云彩潔白,公路兩邊樹木翠綠,野花盛開,小鳥啁啾;一團團乳白色的云霧在山風的吹拂下,時而將山野填滿得不露一絲一毫,時而又敞開寬闊的胸懷,將我們攬入懷抱……我們此行的目的是到坡頭鄉采訪那座以“榮錫五馬千秋,威震三江八里”的氣魄立于中國的三大彝族土司之中,現在中國保存最完整的、最大的彝族土司衙門。

揭密彝族土司衙門

到了鄉政府,年輕的女鄉長唐桂瓊得知我們的來意后,便從其它部門調了一輛吉普車,并讓鄉政府辦公室的李有福陪同我們一起采訪,隨時為我們解決所遇到的困難和提供方便。于是,第二天早上,我們便踏上了去回新村探秘彝族土司衙門的路途。

雄偉、森嚴的大門,過去普通百姓是不敢隨便進入的

去回新村的路,是一條特別難走并且只容一輛吉普車行駛的鄉村公路。然而這里的綠色植被卻保護得很好,我們的汽車行駛在山路上都是一直在綠蔭中穿行,路邊的山花和樹枝不時會伸進車窗來撫摸我們的臉龐……李有福告訴我們:這條路之所以難走是因為在舊時回新村是通往“江外”的重要關口。那時,到邊陲的馬幫都要經過這里,因此,回新村也就成了通往邊陲要塞的古繹站。這條鄉村公路也是前些年才修建的。也正是因為這里山路崎嶇沒有公路,在兵荒馬亂的舊時代它就免受了刀光劍影的兵災,而在“文革”時期,以“揪牛鬼蛇神”“破四舊”而橫掃中國大地的紅衛兵小將們來到坡頭后也望“路”興嘆,無功而返。這座國家級的文物保護單位的古建筑也才得于保存到現在。近年來,縣人民政府撥出百萬巨款,對其進行了大規模修葺。而由坡頭鄉政府所在地通往回新村的水泥公路也即將動工修建了。聽了這些讓人興奮的好消息,我高興的心情自不必說:我想,在不遠的將來,當來自國內外的游客們來到這里看到這座國內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彝族土司衙門,欣賞這獨特、豐富的彝族土司建筑文化內蘊時,那這地處偏僻的風景勝地,不知又會是怎么樣的一種景象啊!

在護墻的四個角落,又都有一座3層樓高的碉堡,碉堡的四周那一個個黑洞洞的槍眼讓人不寒而慄

汽車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行駛,我們來到了海拔達3000多米的回新村后的山坡上。站在這里俯瞰,看不見村子的全貌,卻看見了那氣勢雄偉,規模宏偉的彝族土司衙門建筑群的背景。來到村前細細一看,原來回新村是依山勢而建,村口在山頭,而村尾卻在紅河大峽谷的谷底上方。站在村口的一家農戶的屋頂上往下看去,只見一幢幢具有彝族建筑風格的土掌房從這里一直延伸到紅河大峽谷里,顯得頗有氣勢。

神秘的彝族土司建筑文化

我們來到衙門的正門前,只見一座高大雄偉,氣勢不凡的司署大門屹立在3米多高的石臺階上,衙門的前臺階很高,那三道向上挺翅的飛檐和兩大根粗實的木柱子,構成了這個彝族土司那很有特色的坊式大門;正中懸掛著寫有“納樓司署”的一塊大匾,兩邊寫有“九重錫龠傳金碧,五馬開基至漢唐”的一副楹聯。一幅太極八卦圖懸掛在門墻的正中央。在大門的四周,都有著一道高大、堅固的護墻,而在護墻的四個角落,又都有一座3層樓高的碉堡,碉堡的四周那一個個黑洞洞的槍眼交替封鎖著各自門前的開闊地;10多米長、6米多高的照壁與大門遙相呼應,中間是用石塊鑲砌的練兵場,使得整個大樓顯得威風凜凜,令人不寒而慄……

這是正廳的公署大堂,是土司審理案子、處理事務,舉行重大禮儀的地方
司署的過廳長廊

進了大門,便是宏大寬敞的前廳。三進四合院,前廳、正廳、后廳層層遞進,廂房、耳房、書房左右對稱,原來還設有水牢、刑具等,大小合計70余間房屋。前院為土司接待府州官員和議事場所。正廳為公署大堂,寬敞明亮,柱粗梁實的三開間單檐硬山抬式建筑,土司的那把雕刻極精致的寶座放在大廳正中,三條活靈活現的金龍盤旋于云山霧海,兩只雄鷹展翅欲飛。左右兩邊嵌有鏤刻精致的纏枝蓮、菊花圖案裝板,寶座兩邊原設有刀、槍、劍、戟和“肅靜”“回避”等儀仗,原來,這是過去土司審理事務,舉行重大禮儀的地方。看著眼前這威風的場景,不禁使人感受到了當年這彝族土司的莊嚴氣勢。我們來到了后面的過廳。后院是土司家人起居之所。這里擺設著花臺、金魚池,房屋的建筑是四周分為上下兩層的傳統的跑馬轉角樓。房間有書房、客廳、臥室等,門窗上雕刻著花、鳥等各式圖案,顯得古色古香,有著很深的文化氣氛。縱觀整座建筑是既有彝族風格,有兼容漢族之長,是彝漢文化融合的典型代表啊!

中午時分,李有福和回新村委會的副主任龍福明來叫我們去吃飯。我們跟隨著他們走到了正廳一角的廚房里,只見這又是一個大天,房屋的一角有一個大灶臺,上面安放了一口巨大的鐵鍋和一個很大的飯甑。由于飯甑很大無法抬起,于是便在上面安裝了一個滑輪,當要抬起飯甑時便將其用繩子系好掛到滑輪上系著的鐵鏈上的鐵鉤上,扯動鐵鏈才能將這大飯甑抬起來。嘖嘖,從這可以想象得到,當年在這土司府里吃飯的人有多少啊!在吃飯時,我向他們打聽這土司府的建筑歷史。他們為我提供了一些資料,我這才知道了這座雄偉的土司建筑的歷史溯源。

圖1,圖2:司署的后院是土司 家人起居之所。這里擺設著花臺、金魚池,房屋的建筑是四周分為上下兩層的傳統的跑馬轉角樓。房間有書房、客廳、臥室等,門窗上雕刻著花、鳥等各式圖案,顯得古色古香,有著很濃的文化氣氛。縱觀整座建筑是既有彝族風格,有兼容漢族之長,是彝漢文化融合的典型代表啊!
圖3:陳舊的柱基石仿佛訴說過去發生在這里的一切故事
向上挺翅的飛檐上,雕龍畫鳳,工藝精美

回新納樓土司衙署于清光緒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開始修建,歷時4年才完工。它是滇南的彝族納樓部的四舍之一。而納樓部是紅河地區最大的彝族部落,轄區較廣,明清時期,紅河南北岸一帶俱為納樓茶甸副長官司領地,號稱“三江八里又三猛”,為西南三大彝族土司之一。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被朝廷授“納樓茶甸副長官司”職。土司府衙門前的“九重錫龠傳金碧,五馬開基至漢唐”那幅楹聯,就記載了納樓茶甸副長官司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唐朝時期。據《新篡云南通志?土司志》記載:納樓茶甸部為三十六蠻部之一,唐時隸蒙氏、屬同寧萬戶府,至元朝改宣慰司。《明史?地理志》臨安府條云:“納樓茶甸長官司,府西南。本納樓千戶所,洪武十五年置。屬和泥府,十七年四月改置。”《臨安府志?土司志》:“明洪武十五年,金朝興定臨安,普少赍印歸附……授納樓茶甸副長官司……”也就證明納樓茶甸副長官司從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被欽賜誥封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了。而納樓茶甸副長官司的府衙開始時設在官廳,領地也只限于紅河北岸。而到了明末清初,他的勢力漸漸擴大,實力也不斷增強,管轄的范圍已擴大到了紅河南岸,據《臨安府志》卷十八上的記載:“其轄地”東至黑江交趾界八百里;南至元江直隸州界四百里;西至石屏州云臺界一百里;北至府城南關紙房鋪界八十里”。所以,他的管轄地號稱“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是元江、李仙江、藤條江;八里是復盛里(建水縣官廳鎮)、崇道里(建水縣坡頭鄉)、欽崇里(建水縣陳官鎮)、樂慈善里(元陽縣馬街鄉)、永順里(元陽縣烏灣一帶)、太和里(元陽縣牛角寨鄉)、敦安里(元陽縣新街鎮、多依樹一帶)、安正里(元陽縣濫衙門地和排沙河一帶);三猛則分為內三猛和外三猛。外三猛是猛蚌、猛賴、猛梭(中法戰爭后全劃歸越南);內三猛為上猛(綠春縣哈德一帶)、中猛(綠春縣平河鄉和中法戰爭后被法方強占的洛馬地區)、下猛(現屬越南和老撾的衙門坡、冷水、老街、普為),由于其管轄的范圍大,并且實力雄厚,仍“榮襲五馬千秋,威鎮三江八里”,加之又受到了朝廷的封賜,使納樓司署成為地跨紅河兩岸,南部轄區直達今越南的萊州省附近,對土民有生殺予奪之權,實為聲威顯赫、不可一世的封建領主羈縻“小朝廷”。從而與云南省滇東北的烏撒土司府衙、四川省的水西土司府衙一起,成為了中國彝族的三大土司之一。

到了清道光七年(公元1827年),因納樓司地管轄范圍過大,不便管理,被朝廷析為太和、永樂二司。清光緒九年(公元1883年),老土司普永年病死后,他的四個兒子為了爭奪領地而經常發生械斗,臨安知府為削弱其勢力,便報云貴總督岑毓英、云南巡撫唐炯上奏朝廷批準,將二司的轄地一分為四,即分成四土舍,各舍有二里轄地給老土司的四個兒子管轄,對外各舍仍冠以“納樓司署”的名稱,四土舍的總稱仍為“納樓茶甸副長官司”。

屋子后的這棵老榕樹,見證了司署的滄桑歷史

老土司的三兒子普國泰爭強好勝的心理極強,而且又有雄厚的財力。他被列為第四舍后,便大興土木,在現在的回新村建蓋了現在的這座氣勢雄偉,威風凜凜的回新納樓土司衙署……1949年12月,當盧漢將軍宣布云南起義后,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縱隊十支隊開進到這個地區,土司普國泰便跑到了地處越南、老撾邊境的綠春縣的嘉禾街,在那里靜觀局勢的變化,于1950年1月病逝在那里……留下了現在這座佇立在紅河大峽谷上,被現在的專家、學者們稱贊為“這是全國保存得最完整的彝族土司府衙,是研究中國土司制度的活見證。”的回新納樓土司衙署。

1991年6月2日,國家文物研究所所長羅哲文到土司衙門考察后給予很高的評價,贊其“反映土司制度,保留完整”,并賦詩一首:“納樓司署踞高崗,俯覽紅河紅又長。封建而令隨逝水,但留形勝壯南疆。”
1993年11月,納樓土司衙署被列為云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6年11月被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寨子里的彝族群眾在農閑時經常匯集在一起,跳起了歡樂的彝家舞蹈

走出土司府衙,我們來到了附近的一個名叫山家的彝族村子,這是一個有60多戶人家的小山村。剛到村口就聽見里面傳來了一串串悅耳的山歌聲和四弦琴的演奏聲。我們隨聲尋找而去,只見在一幢房屋前能歌善舞的彝家婦女、姑娘們正在那里彈奏著四弦琴,跳著歡樂的煙盒舞,見我們將鏡頭對準了她們,她們不但不懼生,反而將那優美的彝族舞姿跳得更美更歡了。歌,唱了一首又一首;舞,跳了一曲又一曲,歌舞的內容都是歌頌今天的新生活……聽著眼前這醉人的歌舞,再遙望著不遠處的那座威風凜凜的回新納樓土司衙署,我不禁感嘆不已:土司府衙容貌依舊,但這里的人民的生活早已換了一個新天地。如果老土司九泉之下能知這一切,不知他又會作何感想?


來源:中國周刊網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