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的朋友

10839
花冠皺盔犀鳥(2019年攝于云南盈江)
棕扇尾鷹喂杜娟(2019年攝于河北平山)
須浮鷗(2018年攝于山東泰安)

鳥一直是我鐘情的表現對象,它豐富的種類、美麗的毛羽、優美的身姿、動感的體態,以及爭斗、捕食、哺育等充滿故事趣味的生活場景,都深深吸引著我的眼光,盡管我越來越迷醉于鳥類為我提供的豐富多彩的主題和瞬間畫面當中,但在拍攝中卻也一度布滿過挑戰,因為我發現要拍攝這些趣味瞬間,并沒有初看上去那么容易。基于鳥類的特殊習性,以及其生活環境的獨特和復雜性,對于拍鳥初期的我來說,一時難以適應,許多次都產生了畏難情緒,但好在我及時作出了調整,放松心態,循序漸進,一邊拍一邊學一邊總結經驗,不斷地拍出了自信和勇氣,對于鳥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刻,并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拍攝方式。

棕頭鉤嘴鶥(2019年攝于云南盈江)
翠鳥(2018年攝于山東沂山 )
絨額鳾與三趾翠鳥(2019年攝于云南盈江)
紋背捕蛛鳥(2017年攝于云南盈江)

在拍鳥過程中,我的總結是,如果只求真實、清晰地記錄鳥的形態和活動,忽視以審美和趣味化的視角去加以選擇和表現,所拍的鳥往往會缺乏讓人動情的因素而變成泛泛之作。所以我在拍攝中往往會帶著真情實感去跟鳥交流,將注意力集中在鳥的趣味性畫面或具有引導觀者情感的畫面瞬間上。比如一些容易產生趣味性畫面的場景,像飛翔、打斗、求偶、捕食、哺育等往往會成為我重點觀察和捕捉的瞬間。而往往這種瞬間都具有較強烈的動感狀態,所以能夠準確、清晰地進行瞬間凝固則成為拍攝的基本要求。當我想凝固鳥兒的這些精彩瞬間時,一般會使用1/1000秒以上的快門速度,此時需要現場有充足的光線,如果達不到快門的要求,我會提高感光度(提高ISO至400甚至更高),但我會注意畫質,以保證不出現粗糙的顆粒和噪點為準。同時配合光圈的使用,將光圈開大來增加進入鏡頭的光線數量,但是因為光圈直接影響畫面的景深,所以我會注意觀察光圈對主體清晰度的影響,這在更多的時候需要有一種經驗的判斷,以避免出現主體虛化的問題。

2018 黑臉琵鷺(年攝于遼寧大連石城島)
火烈鳥(2017年攝于山西運城)
海歐(2016年攝于日本北海道)
虎頭海雕和白尾海雕(2016年攝于日本北海道)
長尾林鸮(2016年攝于日本北海道)

福建南平市攝影家協會主席,福建武夷山萊福茗茶有限公司執行
董事,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會員;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攝影志原者;
2016年獲第四屆“海洋杯”
中國霞浦國際攝影大賽“佳作獎”;
2018年獲首屆中國馬都【鳳凰杯】蒙古馬冬季國際攝影大賽銅獎;
2019年獲“中蘊杯”國際馬文化攝影藝術家神駿大獎“神駿銀獎”。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